<em id="saxvrb790"><legend id="hvpism373"></legend></em><th id="yqgmem521"></th><font id="dubxav065"></font>

          <optgroup id="ysqoct829"><blockquote id="aqxtoy421"><code id="dtbber134"></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cbxlzs208"></span><span id="cqbngg826"></span><code id="dutbuj937"></code>
                    • <kbd id="ikcoia513"><ol id="lzhdmd579"></ol><button id="agkcjb737"></button><legend id="ykxzbe961"></legend></kbd>
                    • <sub id="khgywv484"><dl id="ioiste087"><u id="idnfpz077"></u></dl><strong id="lcwgzp830"></strong></sub>
                      免费发布信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 新闻资讯

                      从农产品市场看改革开放40年

                      来源:农业市场信息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6日 浏览:12880

                      信息详情

                       

                      中国的改革,始于农民与土地关系的调整。中国市场的改革,最先于农产品市场取得突破。在以乡村振兴开启城乡融合发展和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新时代,回望改革开放40年,农产品市场的改革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40年来,在农产品产销两端,改革发源地小岗村和农产品批发市场新发地各自演绎着自己的故事,诉说着自己的传奇。回顾他们的40年,或许能够一窥改革开放成功的密码,也有助于我们在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

                      见证伟大变革  聆听时代足音

                      从农产品市场看改革开放40年

                      回望中国历史的长河,隘口处往往短暂却格外醒目。

                      那里激流涌荡,暗流回旋,却决定性地改变了河流的方向。待水出隘口,往往一泻汪洋广似海,其道大光绚如日。

                      改革开放40年,在时间长河中,不过白驹一隙,却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改革创举,永久改变了国家的前程,也扭转了无数人的命运。

                      当目光聚焦到农产品市场,40年,从吃不饱到吃得好,从自给不能自足到买全球卖全球,我们见证了改革开放的伟大,也聆听到了新时代改革开放的足音。

                       

                      01
                       

                      改革从肚子开始

                       

                       
                       

                       

                      悠悠万事,唯食为大。宏大,落到个人身上,有时候就是一碗米饭的事。

                      时间回到1978。

                      尽管当年中国粮食产量首次突破3亿吨,达到3.04亿吨,全国却还有4000万户农民的粮食只够吃上半年,更有几百万户农家,从冬到春,全靠政府救济、借粮或外出讨饭度日。在偏逢旱灾的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全队20户里,只有2户没有要过饭。

                      在900公里外的北京城郊结合部,丰台区花乡新发地村,电影放映员张玉玺忙着摆弄露天银幕,“架两根儿杆,一根绳儿拴上砖头一扔,就把幕拉起来了。”前年从海军复员返乡的他,年轻,浑身是使不完的劲,还兼任村里的统计员。

                      在吃的方面,和他的影片一样,张玉玺并没有太多选择。当时国家实行农产品“统购统销”,限制城乡集市贸易,严禁民间长途贩运。生产出来的农产品,只能卖给国家;买什么,买多少,也由国家按照粮票等票证制度,统一销售(配给)。在张玉玺回忆中,“村里农民种了菜,都交给北京市二商局的右安门菜站”。

                      历史,似乎在悄然间,进入了拐点,而人心思变久矣。

                      为了吃饱饭,当年11月24日夜里,小岗村18位农民在一纸分田到户的“秘密契约”上按下了鲜红的手印。准确地说,他们应该叫社员。作为“一大二公”人民公社的社员,带头人之一的严宏昌心里明白他们在干什么,“哪怕坐牢,如果能亲眼看到他们吃上一顿饱饭,我认了。”

                       

                      小岗村农民按下红手印的“大包干”契约

                       

                      他们没曾想到,薄薄一张契约,催生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改变他们的身份,并预示着一场大变革的开始。

                      此后不到一个月,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时值严冬,春雷已经响动。在农村工作方面,全会第一次提出了要发展多种形式的责任制,其中包括“联产计酬责任制”,这为日后的农村改革埋下了伏笔。

                      “推动人去从事活动的一切,都要通过人的头脑。”恩格斯的名言,成为历史真实的写照。改革自肚子开始,却绕不过头脑。改革要解决的,与其说是吃饭问题,不如说是头脑问题。

                      小岗村农民的肚子问题,如同当时的很多问题,在千里之外的北京,都被许多人认为是头脑问题,是个人“小惠”与集体“大义”的问题,是姓什么的问题。

                      对小岗人而言,那些问题显得有些遥远。他们只记得,大包干后的第二年,小岗村迎来了大丰收,并十多年来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了余粮。只是争议还在,仍然很大。小岗村农民的肚子饱了,心却始终安定不下来。

                      邓小平关键时刻的谈话,云淡风轻,没有多少口号,给他们吃了定心丸,也扭转了乾坤。

                      1980年5月31日,邓小平就农村问题同中央负责人谈话时说:“农村政策放宽以后,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包产到户,效果很好,变化很快”“凤阳花鼓中唱的那个凤阳县,绝大多数搞了大包干,也是一年翻身、改变面貌。有的同志担心,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万山不许一溪奔,堂堂溪水出前村。改革的种子早已埋在人们心中,一旦突破了头脑的禁锢,种子便会发芽,梦想就会生发。

                      1982年,中央第一个关于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正式出台,明确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

                      也在这年,张玉玺被村里派去农业大学进修。3年学成归来,张玉玺成了一名村干部,农村也已换了模样。

                      农民生产积极性提高,加上国家大幅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以及化肥等农资使用量增加,使得中国农产品产量大增。到1983年,全国粮食产量达到3.87亿吨。1984年更是突破4亿大关,达到4.07亿吨。绝大多数农户已经解决温饱问题。多余的农产品,他们渴望拿到集镇上去交换成其他生活必需品。

                      从生产到交换,是社会再生产自然而然的过程,但要在前面加上“自主”两字,就成了“天大的事”。

                      不过自1979年起,随着改革的推进,农产品流通管制也在逐渐放宽。1983国家对农民完成统购派购任务后的产品和非统购派购的产品,允许多渠道经营,并颁布了《城乡集市贸易的管理办法》,确定了集市交易的法律地位。曾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的农贸自由市场恢复了。

                      随着农村改革的两大核心——土地制度和农产品流通体制开始突破,人民公社1984年退出了历史舞台,社队企业也随之成了乡镇企业。农产品产量大幅提高,市场流通逐渐活跃,我国农村经济开始了一轮超常规发展。

                      多数小岗人在大包干后几年内,搬出了茅草房,住进了砖瓦结构的新平房。在社员身份终结之后,因为土地属集体所有,他们已不再是土地革命和土地改革时期的农民了。为加以区别,《人民日报》在文章中称其为“相对独立商品生产者”。

                      时至今日,大多历史学家,都将1979—1984年视作改革的第一阶段。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固化的思想是改革最大的敌人。就在这个时间段里,改革从薄弱之处——农村突破,并撕开了一道口子,让思想解放之光照进了现实,直射土壤。

                       

                      02

                       

                      市场的力量

                       

                       

                      随着农产品产量和收购价格的提高,统购统销制度使得财政不堪重负。1985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除个别品种外,国家不再向农民下达农产品统购派购任务,按照不同情况,分别实行合同定购和市场收购。”实行了32年的统购统销制度开始逐步瓦解。

                      这年,北京市开始“打开城门,放开价格”。肉、蛋、蔬菜等5种农副产品的价格放开,同时允许各地农产品进京。新发地村的菜农们种了蔬菜无人收购,开始为自家蔬菜找销路,纷纷在村口的路边摆摊卖菜,自发形成了农贸市场。

                       

                      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新发地农贸市场

                       

                      “每天早上4点钟天不亮,在十字路口,城里的贩子来买,当地的农民蹬着三轮车就来卖,后来菜摊越来越多,把路都堵死了。”作为新发地的一名村干部,张玉玺早已不再摆弄他的露天银幕了。他有了新任务。

                      面对这个早晨八九点钟“闭市”,留下一地狼藉的市场,张玉玺每次都要清扫残留,外加带着联防队“轰人”。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菜农们“天天轰,天天来”,与他打起了游击战。

                      到了1988年,张玉玺的命运再次发生转折。村书记拍板,建立新发地市场,张玉玺任总经理。他们可能都没想到,30年后,这里会成为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担负了首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农产品供应。

                      在全国,在集贸市场基础上建立农产品批发市场成为普遍现象,并形成了由批发商、农民经纪人、中介流通组织、农产品加工企业组成的市场流通队伍。自由产销的新兴批发市场逐渐成为农产品主要物流通道,并拉开了农产品市场化改革的序幕,也为农村市场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农村开始了新一轮发展浪潮:兴办乡镇企业、推进个体私营经济、发展规模农业。小岗村还沉浸在改革标杆的喜悦当中。

                      严宏昌有些坐不住了。在自费考察江浙经验之后,他动员村民们办企业,但最终因意见不一无疾而终。错过了这波乡镇企业的发展浪潮,严宏昌至今耿耿于怀。与此同时,村里开始有年轻人离开家乡,其中也有他的儿子,严余山。在沿海的工厂里,他们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农民工。

                      改革只有进行时,哪怕总有人想要停下。

                      这段时间,农产品的市场化进程更像是被发展的势头推着不断往前,尽管有所反复,终究,形势比人强。到1992年,党的十四大正式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全面转入市场经济的轨道。

                      就在1992年,蔬果、食油、肉、蛋、菜、糖等农产品价格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具有战略意义的粮棉油糖等大宗农产品,国家采用双轨制的市场化改革模式。1993年,国家全面取消粮票。但直到2004年《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出台,使国有粮食购销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阻碍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的最后一个堡垒才被攻克,我国农产品市场化流通体制真正形成。

                      农产品对外开放虽迟于国内市场改革,但对外开放的步伐一点也不含糊。国家在减少国营贸易商控制进出口的同时,逐渐削减农产品进口关税。1992年,我国农产品进口平均税率为42%,1998年已经降到24%。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又降到11%。农业对外开放使中国农产品市场逐渐同国际市场整合起来。

                      经济发展的实践一再表明,只有当稀缺资源的产权被清晰地加以界定的时候,市场才会是有效率的。家庭联产承包制,让农产品的生产者,清晰地看见了自身和集体之间边界,获得自主经营权。而作为一种商品,农产品的交换过程中,市场主体也在不断拥有更多自主权。

                      纵观1985-2004年的农产品市场,计划经济逐步退出,市场经济开始占据主导地位。有一条不变的主线,就是给予市场主体更大的自由,保障市场主体更多的权益。农产品市场化的历程,一言以蔽之,就是产销自由的历程,也是市场主体权益逐渐得到保障和彰显的历程。 

                       

                      03

                       

                      权衡是门大学问

                       

                       

                      从1992年正式确立市场经济体制,到2012年党的十八大和2017年党的十九大“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表述,市场经济在我国的地位日益牢固。

                      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着日益重要作用的同时,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也日益老道。最明显的表现,是改革从农村到城市,从农业到工业、服务业,总是先易后难,逐渐推开,始终把握着市场化的渐进节奏。

                      就农产品市场而言,在改革初期,并没有马上废除计划经济体制,而是把市场作为计划经济体制的补充。在改革中后期,才逐渐退出国家统购统销和国家定价的市场体系。

                      在农产品种类方面,改革也是先从蔬菜、水果、水产品和部分畜产品开始,逐步放松市场交易的地域限制,再分阶段地推向粗粮、主要畜产品、糖料、油料、大豆、棉花和三大主粮。对粮棉油糖等大宗农产品,则采用双轨制的市场化改革模式,其中最具战略意义的粮食,也经历了最长的改革历程。

                      孟子言,执中无权,犹执一也,举一而废百。中庸之道是权衡之道,也是实事求是之道。改革开放的40年,是实践的40年。实践的美妙与复杂之处,在于从来没有一种单一的价值取向能够指导一切。经济体制改革,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而其间权衡是门大学问。

                      事实上,在农产品市场改革的不同阶段,都能看见政府的担当、作为和权衡。

                      1988年,为缓解农副产品紧缺的问题,农业部启动了“菜篮子”工程,短短几年解决了城市的农副产品供应问题。随着形势的发展,又从生产、流通、质量和政府调控等多环节入手,优化了产品区域布局,不断提升标准化水平,大幅提高了农产品质量水平。

                      20世纪90年代末期,农业税及依附其上的各种费用(三提五统),让农民不堪其苦。2000年,国家开始农业税费改革试点。2003年全面实行,2004年开始降减,直到2006年全面取消,实行了2600年的农业税制度成为历史烟云。

                      与此同时,2001年我国加入WTO以来,受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影响,政府调控农产品市场的难度和代价越来越大。针对发达国家成员的补贴,国家开始研究直接补贴问题。2002年,开始种粮农民直接补贴和农作物良种补贴试点。

                      尤其是在粮食连续5年减产之后,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于1986年之后再次聚焦“三农”问题。为了提高粮食生产水平,在减税,全面实行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和农机具购置补贴政策等直接补贴之外,另一种补贴,保护价政策也于2004年登台,即国家划定一个最低价,当市价低于保护价时,国家按照保护价敞开收购。对小麦、稻谷的保护价政策,是最低收购价格政策;对玉米、棉花、大豆等的保护价政策,是临时收储政策。

                      一减多补,标志着农业进入全面支持和保护的时代。2011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的意见》又明确提出,要改造和新建一批公益性农产品批发市场、农贸市场和菜市场。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攻坚克难、砥砺奋进,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日益凸显,政府也在写就放管服的大文章。

                      在经历20世纪90年代中期具有公益性质的“官办”批发市场市场化改革之后,2014年,商务部重启公益性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试点建设。截至2017年,全国已建成253个公益性批发市场和5291个公益性零售市场,初步形成了覆盖国内大中城市、具有中国特色的公益性农产品市场体系。

                      2014年开始探索建立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积极推动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完善粮食等重要农产品收储制度,在稳定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基础上,开展玉米收储“市场化收购+补贴”的改革;启动了棉花、大豆目标价格补贴试点,2017年将大豆目标价格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补贴”的新机制。

                      农业系统不断加强市场信息服务,信息预警服务提档升级,信息进村入户激活农村潜力;田头市场正在将农产品“存得住、运得出、卖得掉”变为现实,农业生产要素市场表现活跃,农村集体产权制度等改革取得重要进展,农村集体资产开始活化;市场主体能力大幅提升,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以及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迅速。规模化、标准化生产,产业化经营,信息化产销,品牌化营销,使更多安全优质的农产品“产出来”,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确保了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在新时代,小岗村和新发地也有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2014年,严宏昌一个电话把曾经屡次返乡创业的严余山叫了回来。这次又回到家乡,他创办了一个网店,售卖家乡的各类土特产。今年4月,小岗村自己的电商平台正式上线,开通了50个特色产品网店。电商平台负责人就是严余山,在电商、创客、新农人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小岗村党委委员。

                      而2016年试点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以来,小岗村今年2月实现了村集体资产收益首次分红。全村4288位村民每人领到350元的分红款。他们都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股东。

                      2015年,新发地村党总支书记、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也有了一个新搭档,新任命的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月琳,已经跟他干了10年的儿子。

                      今年,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连续多年双居第一。新发地的农产品来自世界各地,其价格指数也早已成为引领中国农产品市场的风向标。而这名学医出身,干过放射科大夫、杂志社编辑的总经理,更梦想着如何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把新发地批发市场改造成花园式的城市配送中心。

                       

                      未来已来,唯有革故,方能鼎新。

                      回望改革开放40年,在并不显眼的农产品市场一隅,同样波澜壮阔。先辈们胼手胝足,筚路蓝缕,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在向他们致敬的同时,或许我们更须牢记,改革仍在路上,是河流就有涟漪,是征途就有路转,风物长宜放眼量,只要坚持解放思想,跳出与时代不符的条条框框,坚持保障市场主体正当权益,激发市场活力,坚持实事求是,按照规律办事,就一定能够迎来似海的前程,成就伟大的梦想。

                      编辑:王欢

                      推荐信息

                      中国买菜网 河北买菜网 山西买菜网 辽宁买菜网 吉林买菜网 江苏买菜网 黑龙江买菜网 浙江买菜网 安徽买菜网 福建买菜网 江西买菜网 山东买菜网 河南买菜网
                      湖北买菜网 湖南买菜网 广东买菜网 海南买菜网 四川买菜网 贵州买菜网 网上买菜网站 云南买菜网 陕西买菜网 甘肃买菜网 青海买菜网 台湾买菜网 香港买菜网
                      澳门买菜网 西藏买菜网 广西买菜网 内蒙买菜网 宁夏买菜网 新疆买菜网 手机买菜网站 北京买菜网 上海买菜网 天津买菜网 重庆买菜网 蔬菜配送网 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商城
                      中国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河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山西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辽宁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吉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江苏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黑龙江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浙江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安徽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福建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江西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山东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河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湖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湖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广东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海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四川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贵州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网上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站 云南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陕西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甘肃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青海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台湾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香港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澳门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西藏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广西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内蒙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宁夏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新疆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微信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站 北京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上海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天津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重庆网上老虎机pt古怪猴子 网上菜市场 买菜网商城

                      联系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  ICP备案号:冀ICP备18004556号-1